设为首页 | 加入收藏

  

万人攻防大战:淘宝优惠活动 沦为黑产盛宴

发布日期:2019-09-03 04:58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一周前,淘宝针对新注册用户,出了一系列的激励政策。而活动很快沦为黑产“薅羊毛”的对象,并在一周内形成完整产业链。黑产从业者“一日薅出7千元”、“3日获利5万”。而这一切得以实施的重点,是支付宝存在一个“非实名可转账”规则,这个规则被黑产利用,正在沦为洗钱通道。

  在这场攻防大战中,淘宝步步为营,修改规则;黑产见缝插针,无孔不入。攻与守之间,不仅需要斗智斗勇,还需深谙人性……

  一周前,淘宝对新注册用户,推出一系列优惠活动,其中一个是充值30元减5元优惠券。

  活动一推出,立马搅动黑产链条,各大黑产群针对该活动,制定一系列薅羊毛攻略。

  这些软件,汇聚到一些大的软件平台上,公开售卖。而这场淘宝的注册,除了注册机,还需要模拟器协同操作,成本价6毛到一块。

  淘宝活动的第一天,类似小欣的刷客就大量涌入,在软件平台上批量注册领取优惠券。

  比如一些淘宝店,充值30元,可打折到29元,而他们使用优惠券,只需要25元就能完成充值,净挣4元。

  各大软件平台的背后,是一群卡商,他们负责采集卡、养卡,提供了这条产业链的养料。

  养卡需要专业设备,行话称为“猫池”和“卡池”,猫池需要放在卡池中,联动操作。

  程金平租了一个小平房,将卡池装上后,连接电脑,装上相应的软件,就可以利用手机卡批量注册。

  在这个20多平米的隐秘小房间中,卡池轰轰运转。每天晚上他将卡一张张取下来,更换新卡——这就是他的日常,小心翼翼养卡,就像浇灌自己的摇钱树,毫不马虎。

  而这些卡,每个月都能为他滚动近30万的收入;遇到旺季,每个月能收入近百万。

  像程金平这样的卡商,在业内只能算小规模,还有一些大卡商,手里养着几十万张卡,“每日滚金几十万”。

  前端,刷客们去搜集信息,寻找平台漏洞,并消化赃物。中端,卡商提供手机号,并滋养卡。后端,黑客编写软件,通过平台公开招商。每个人,各司其职,默契配合,提供自己的最大价值。

  “每一次优惠活动,活动部门会根据需求,制定相对宽松的规则,”阿里相关负责人称,在活动执行过程中,发现问题,再不断修改规则。

  对于一家互联网公司来说,流量非常重要,说白了,任何促销和优惠,都是为了导流。

  然而,如果制定过严的风控规则,会导致用户体验差,“让用户觉得我们没有诚意”;如果为了保证流畅的体验,规则放宽,必然会被黑灰产盯上。

  每一次活动或促销,都如过一次独木桥——左右权衡,在流量和风控之间,找到一个平衡点。

  活动第一天,淘宝的大数据安全模型就发现了“数据异常”,安全部门立即采取措施阻止了机器行为。

  “自己用新手机,或者去买一些淘宝新号,就可以操作”,网友小朱研究后,发现还有漏洞可钻。

  机器注册被封杀,还有漏网之鱼,那就是以前注册,尚未使用的号——很多人将这些号囤积,就是为了这样的优惠活动。

  很快,各大黑产群中,开始传播购买支付宝、淘宝白号的链接,一个账号的售价仅需0.8元。

  用白号领取红包后,按照道理,还需要再支付25元,才能使用“充值30减5元优惠券“。

  此时,就需要实名验证,绑定银行卡——如果非实名,甚至接收不到其他账号的“转账”。

  只需要PC端上登录支付宝,用实名的支付宝账号,给白号发送一个红包,就能将钱转过去。

  摸清了这个规则后,在各大刷客群里,大家疯狂出售白号;各大论坛的教程贴,也有近万阅读。

  阿里的相关负责人称,他们也在摸对手招式,不断修改规则,但也要尽量避免误伤正常用户。

  一个新用户可以领取三四张,最好用的一张是“满20.1减少20元券”,“满15.1元减15元券”,可用于外卖预订。

  值得注意的是,两种作弊式的操作,都依赖于“网上红包”功能,成功绕过实名制的硬性门槛,直接消费支付。

  黑客小C称,有些小额交易付款,对方都会要求用网上红包的方式转账,“这种方式最核心的点是,你无法获取对方的真实身份”。

  “目前,网上红包一次可发980元左右,也可多次转账。如此,www.8787300.com!几千元的黑市交易,用这种方式走账,极为方便,”小C称。

  目前,支付宝账号绝大多数已完成实名制,仅有极少数未实名制账号,相关负责人称,“对于这些未实名的账号,我们会不断引导其完成实名”。

  至于“网页红包”绕过的规则,支付宝答复称,这些网页红包产品,是以抵用券的形式发放到账户,并非转账,无法提现,只能用于购物消费。

  针对可疑的转账交易,尤其是大额的,支付宝有一整套反洗钱风控系统进行监测和防范,会根据实际情况不断地优化和升级。

  “我们不停观察他们规则,我们的核心逻辑就是,模拟真人,做得逼近真人,让他们防不胜防,”小朱称。

  而对手,需要从鱼龙混杂中,白小姐资料,去筛选出哪些是真实意愿用户,哪些是薅羊毛刷客。

  而这次大战中,刷客的成本在不断提高,从0.6元软件平台的服务,到0.8元淘宝白号购买,最后淘宝封堵规则后,只能从网上花8元购买粮票。

  淘宝的活动尚且激战至此,更何况其他平台的优惠活动?几乎每一次,都成为黑产的狩猎之物。

  “任何优惠活动,都不能完全杜绝羊毛党,”通付盾的CEO汪德嘉称,所谓的风控产品,就是一项“人性的艺术”,需要平衡多方需求。

  收得太紧,流量减少,正常用户会被误伤,或因为体验不流畅放弃;放得太松,则黑产涌入。

  且不说流量和风控之间的权衡,每个平台之间,都有两股势力博弈:有时候,是运营部门和高层,他们需要给领导上交一份“完美的数据”;有时候,是高层和VC投资人,他们需要向VC证明业务繁荣,以拉升估值。

  一些羊毛党,也和多个平台结为“盟友”,对方发布促销活动,都会知会一声,“欢迎来薅”。

  “很多平台的活动,30%的用户是真的,我们尽量做到数据反一反,保证70%是真实的,”汪德嘉称,在风控中,只能做到抓大放小。

  各大互联网公司的安全部门,和黑灰产激战多年,其中也不缺卧底、暗访的惊险细节。

  黑灰产如此堂而皇之地窃夺互联网时代红利,却没有任何法律的监管。尽管在最新的网络安全法中,对网络安全要求有了进一步提升,却对刷客、羊毛党这个群体,没有明确法案约束。最关键的是,这个群体寄生在网络上,匿名性极强,追踪、取证都太难。黑灰产就如此在互联网盛世之下,活得滋润恣意。



上一篇:单位指标额度占年度指标配额的5%,跑狗玄机密图藏宝彩图记录 下一篇:2019国庆假期火车票明起开抢